您所在的位置:武夷山新闻网> 清新武夷> > 正文
武夷寻梦,心香一瓣

2020-04-28 11:43:40  来源:武夷微发布责任编辑:王俊杰    我来说两句
    


武夷山水之美,不知道有多少名家赞美过,后人咏流传。从小在武夷山长大的人笔下的武夷山水和武夷茶,却与众不同。这就是近期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集《武夷梦寻》作者叶悬冰在书里给人们展示的一瓣心香。

 “一梦一故乡”。故乡武夷山,有作者的亲人。作者的祖上本来都是读书人,且都能诗。武夷山人都会做茶,她爷爷、父亲都是武夷山里的制茶高手。但爷爷和老爸制茶的与众不同,在于把他们家父祖几代人所积淀的文化密码、文化信息,都糅制和烘焙进茶叶里,让人们在品茶时,也品味和消化着蕴含其中的文化基因。武夷山水武夷茶和古典诗文一起,培育了作者,织就了作者绚烂的梦。在作者的笔下,奶奶是个“山水滋润出来的美人”,也是个平凡的女人,能干的女人。奶奶做的粽子,有着“春天的装扮”“透着秋天的味道”。“父亲是最温良的”,可说的东西太多,是似乎永远也写不完的老爸。亲情的快乐,平凡的生活,生活中的“清欢”,作者带着审美的心灵来审视生活,所以,笔下的平凡,都上升到了审美的层面。

作者的笔触,用得最多最深的是武夷山的茶。写武夷山不说茶,那等于没说。大红袍、水仙、老枞,细数家珍。“采摘下的鲜叶,在萎凋之后开始做青”,它“一路磕磕绊绊,经历了一身伤痕累累之后,才变得成熟”,“经历生生死死的轮回”,才“静静地躺在茶盏中了”。经历了这一番的涅槃,茶叶的生命开始升腾。“一股滚烫的水下去,一缕幽香浮起”。 “她们在杯中绽放,还给你野花的清芬、月光的婉转、阳光的炽热以及大地的芳泽”。这就是武夷山的茶!“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这样的品质,不但梅有,茶也一样有啊!从小看着爷爷做茶长大的作者,品味着她的曾祖父“人生立品需清贵”的诗句,不是从茶叶中悟出了人生的哲理来了吗?

武夷山人喝茶,才是真正的品茗。作者写道:“品茶最需要淡泊的心情。”品茶品出了什么?“于一杯茶里,看见了祖辈与父辈筚路蓝缕的艰辛,见得草木山川的深切情意,更看见跌跌撞撞一路行来的自己”“于一盏茶之中遇见日月山川与你自己”。所以,“惊觉成为一杯茶,原来需要一辈子的修为”。这就是茶中的文化密码!

没有宏大叙事,英雄叙事。作者的寻梦,是人生的感悟,是生命的探寻。“一茶一相逢”,是与人生的相逢。“生命是孤独的旅程”,“有时,一生,也就不过如此一瞬”。这是作者经历了世事以后的感悟。即如故乡,作者说:“故乡,真的就是许多人前半生拼命想要逃离,后半生又拼命想要回去的地方吧。”这样的感悟,在作者的笔下,不时可见,如“这世间于我,唯有故园的灯火是永远的等待”“年近半百,已经学会平静地与自己与生活和解了”……这些饱含着智趣的文字,透视着作者的睿智和透彻。

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有一品叫“纤秾”,曰:“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窈窕深谷,时见美人。碧桃满树,风日水滨,柳阴路曲,流莺比邻。”这是用比喻来说明诗的风格,指诗思清新细腻,辞采雅洁明丽。而且只有投入大自然的怀抱,与自然融为一体,才能写出有“纤秾”之美的诗来。司空图说的是诗,用来衡定悬冰的散文也适用,因为她用的是诗的语言。清雅的语言,用心推敲却不雕琢,也不晦涩。悬冰的文字是平淡雅致的,情思却是浓浓的。平淡,武夷山的山水花草,都是清雅平淡的。茶叶泡开,是“没有惊喜,亦没有不平”;连奶奶做的粽子,也是“由灿烂归于平淡”。浓浓的情思,融化在她的笔端,如“深秋时节,洗却了浮躁与喧嚣的武夷,处处都有惠崇的小景画意——处处江边苇岸、寒汀远渚。足够我们所有人把内心的波澜,融入一片宁静。”“山睡了,水却醒着。偶尔,竹篙击打石头的声响,惊起滩滩鸥鹭。涟漪起来了,又归于平静”。还有,恰到好处地插入和化用古典诗词和典故,又增加了文章的厚重感。所以,品读《武夷梦寻》,就像品尝武夷山的大红袍、水仙、肉桂一样,清雅、甘醇,馥郁氤氲。

相关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