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武夷
烟雨武夷山
2018-02-13 10:19:49  来源:武夷山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俊杰  

对于生长在武陵山区的我来说,最不稀奇的恐怕莫过于山了。开门便见山,出行即受阻,雄奇也罢,清峭也罢,灵秀也罢,更多时候只是需要翻越或者绕行的屏障,极少以单纯审美的心境去欣赏和赞叹。然而,在前往武夷山途中,竟急切地期待着什么,我想除了心态的变化,南宋时期那位古人的踪影更是一种召唤、一种诱惑。

武夷地区多是浅丘,比起我家乡的深沟大壑,显出几分温婉秀媚。触目是一坡坡、一行行的茶树,虽然时已初冬,依然一色墨绿,静静地吸纳雨露,准备着来年春天的精彩呈现。进入山区,不知是遗憾还是幸运,霏霏细雨不动声色地说来就来、说停就停。手中的木柄雨伞也时不时被改变用途,成为以助脚力的拐杖。奇峻的山峰时而迷蒙,时而清朗,时而又远暝近亮,似乎比太阳天更多出几分缥缈玄幻的仙灵之气。空气湿漉漉、甜丝丝的,呼吸几下便一身清爽。植被丰茂翠绿,叶面晶莹润泽,恍惚之间一时模糊了季节的概念。

行至隐屏峰下,远远便见一座石柱青瓦的门楼,后面的房舍掩映在林木间。这便是一代大儒朱熹创建的“武夷精舍”,在此讲学著述五年之久,程朱理学从这里开始传布华夏。不知当年的朱熹是否意识到了他的学说会影响中国数百年以及身后所享有的无上尊崇,但他确实把精舍的修筑视为生命中的重要事件,落成后邀请名流举行庆典,写下了《精舍杂咏十二首》。陆游也欲前来庆贺,但年老体弱难以承受长途跋涉的劳累,只好寄来了贺诗。当时,武夷山应属荒僻窎远之地,随着武夷精舍的创办,此后众多的鸿儒硕学来此讲学和研修,一度成为全国的理学中心、文化高地,被誉为“道南理窟”。据说现存的书院遗址就有30多处,由此可以想见当年学者云集的盛况。以一人之力,就改变一个地方区位的优劣,不能不说是一个传奇。当地的陪同老罗介绍说,武夷山是道家的三十六洞天之一,武夷精舍就是一块奇佳的风水宝地。他边说边指点周围山峦的形势走向以证其说,言下之意似乎朱熹的成就与选择结庐授徒的地点不无关系。其实,风水因人而生,应该拜朱熹所赐,武夷山的灵气才氤氲升腾,千古不散。

八百多年风风雨雨,武夷精舍迭经变故,早已不复是昔日的建筑,不过是按照朱熹的记载在原址重建的。在厢房一侧,我看见一段用玻璃隔离开的黄色土墙,想来应是旧址上残存的断壁,沉厚的历史感隐隐弥散。在悬挂着“理学正宗”门匾的厅堂里,朱熹的等身塑像立于正中,手持卷册娓娓讲述;身后的墙壁上是孔子画像和朱熹手书的“忠孝廉节”四个大字;两侧各有数张课桌,塑有几个作聆听状的学生坐像。有趣的是还空出几张桌凳,供游人拍照留念。我也坐下来,让同行的文友拍了一张,轻轻松松便做了一回朱子门生。但回头一想,即便时空可以穿越,朱子门下岂能收容我等庸人,姑且不论天资禀赋是否足以厕身门徒之列,单是其方正旷达的人生态度,我辈就难以望其项背。仕则殚精竭虑为国为民,退则归隐山林著书立说,不迂阔,不窒碍,既执着又洒脱。这种坦荡荡的君子之风,我们除了倾心的追慕,剩下的恐怕就是人心不古的感慨了。

不登仙游峰,枉到武夷游,这似乎成了定论。从峰下望上去,峭壁上的山道蜿蜒狭窄,游人身着各色雨衣,牵线般蠕动。我们一行正犹豫是否攀登时,雨点开始变得密集,满山树叶的回应也喧嚣热烈起来。这下有了偷懒的由头,于是折道下行。没走多远,侧头一看,巨大的断崖横空而立,摄人心魄的磅礴气势扑面而来;灰色的石壁寸草不生,一道道水流蚀刻的槽沟分明就是岁月留下的皱纹,一种地老天荒的苍凉回旋弥漫;石壁凿有“壁立万仞”四字,人在崖底,形同蝼蚁,心底不免泛起一丝绝望的哀愁。

雨越下越大,薄雾飘来,如帐幔般在绝壁的顶端轻舒慢卷。我们就近寻了一家茶肆,围坐在露天的一把大伞下,一边品尝老罗为我们沏的大红袍,一边听他介绍武夷岩茶的常识与传说。

午后的天空依然阴云密布,我们还是按照行程来到九曲溪畔的星村,登上了竹筏。此前,我稍微作了一点功课,从网上搜出朱熹的七排《九曲棹歌》默诵两遍,对九曲溪有了朦胧而清丽的印象。朱熹当年是溯流而上,我们现在则是顺流而下。撑筏的两位年轻人头戴斗笠,足蹬雨靴,手持长篙左点右拨,身形潇洒自如,一问才知必须经过一年的培训方可持证上岗。雨丝似有若无,文静得落入水面也不愿溅起一丝涟漪,但途中忽然戏耍似的狂野起来,滴落有声,逼得我们撑开了雨伞。不过,透过雨帘望出去,山山水水似乎更添了几分灵动、几分韵味。

一路漂流下来,两岸的奇峰异石、摩崖石刻、远古悬棺如画卷一一展现,不时还有长尾的相思鸟在水面掠过,河里游弋的鱼群也给人自由自在的遐想。赏心悦目之际,便暗暗把《九曲棹歌》的描绘与现实景观相对照,发现朱熹竟是一位非常写实的诗人。时光流逝了近千年,而他所吟咏的山川风物依旧,最多只是季节不同罢了。于是,我似乎获得了另一种眼光,眼前的风景多出一种历史的纵深感,苍茫而悠远。迷糊之中,我仿佛觉得朱熹与我们同处一筏,正迎风而立,凝视着层峦叠翠的远方轻声吟哦。(陈川)

 

[更多]武夷资讯
[更多]专题报道
[更多]一带一路
[更多]清新武夷
[更多]魅力武夷